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独尊 > 剑中仙 第三百一十二章:决战,决死战!
    离开魔宗后,叶玄立即进入了一片山脉之中。

    这一次之所以来魔宗,其实也是因为恻隐之心,魔宗还在青州,肯定会有无数人遭殃。

    虽然,他改变不了青州如今的局面,但是,力所能及之内,他还是愿意帮一下这片青州大地的无数生灵。

    而他自己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修炼!

    护界盟很快就会有大动作,而在这之前,他必须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虽然有苍剑宗,但是,无数次的事实告诉他,人,只能靠自己!

    也只有靠自己,才靠得住!

    山脉之中,叶玄来到了一处小溪盘,他就坐在小溪旁的一块巨石之上。

    片刻后,他眉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空’字。

    空间道则!

    他现在是御法境,而他要做的,就是冲刺真御法境!

    虽然没有灵剑,但是,他想要试一试!

    所谓的真御法境,就是能够驾驭空间,而对于空间,叶玄其实知道的并不是特别多,因为他这个御法境,是靠空间道则提升上来的。

    说直白一点,就是一点水分!

    感受!

    叶玄开始感受周围的一切,他感受到了风,感受到了大地,感受到了河流.......也感受到了空间!

    这空间,有些虚无缥缈,甚至有些玄,而武者,在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是可以感受到空间的,但是,感受到,不代表理解,不代表认识。

    渐渐的,叶玄周围的空间开始波动了起来,这一刻,空间不再虚无缥缈,而是已经能够肉眼可见。

    借助空间道则,叶玄开始改变周围空间,很快,他周围的空间变成了扭曲状,而他人,竟然也有些扭曲起来!不过,叶玄很快收手,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绞痛之力!

    不敢再拿自己作实验,叶玄开始开始利用改变他面前的空间,渐渐的,他面前的河流竟然扭曲了起来.......

    ...

    数天后,魔宗突然宣布离开青州。

    青州道,魔宗宗主枯明虚的云船突然停了下来,一名老者悄无声息出现在了枯明虚面前!

    来人,正是莫修!

    枯明虚笑道:“莫长老!”

    莫修看了一眼枯明虚,淡声道:“枯宗主,为何突然就宣布撤离青州?”

    枯明虚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该回去了!”

    莫修双眼微眯,“真是这般?”

    枯明虚点头,“自然!”

    莫修看着枯明虚许久,最后,他摇头一叹,“枯宗主,老夫曾经就向你承诺过,只要本源之心一到手,这青州到时就归你魔宗所有,你现在撤走,那可是前功尽弃了。”

    枯明虚笑道:“我魔宗不贪心,青州这么大,实在吞不下!”

    莫修沉声道:“枯兄,你老实与我说,可是有人与你说了什么?还是说,有人在威胁你?”

    枯明虚摇头一笑,“莫兄想多了!”

    莫修微微点头,“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多说什么了。枯兄,一路保重!”

    枯明虚抱了抱拳,“后会有期!”

    就这样,魔宗离开了青州。

    空中,莫修死死盯着远处消失的魔宗大军,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一名老者出现在了莫修身旁,老者沉声道:“此事有古怪!”

    莫修脸色阴冷,“想来是苍剑宗做了什么,这才让得魔宗决定退出青州!”

    老者问,“如今该如何?”

    莫修沉默了片刻,然后道:“让护界者进入青州,接下来的事,我们自己亲自动手!还有,尊主已下令,本源之心不日便是会出现,苍剑宗可能会有大动作,这期间,调回所有真御法境强者,并且,让他们迅速赶来青州!”

    老者沉声道:“这是要决战吗?”

    莫修狞声道:“苍剑宗若是敢阻止我们获得本源之心,那就决战,决死战!”

    说完,他转身消失在了天际。

    ...

    某座小城,一名中年男子走进了一座酒馆之中,酒馆外,下着小雨。

    中年男子坐到了一名老者面前,老者微微一礼,“师兄!”

    这两人,正是苍玄以及陈北寒!

    陈北寒微微点头,“护界盟可有动作?”

    苍玄点头,“刚得到消息,他们已经开始调动所有真御法境强者,想来,是要调这些人来这青州。看来,那本源之心应该是要出现了。”

    陈北寒端起面前酒杯饮了一小口,然后笑道:“看来,这护界盟对这青州本源之心是势在必得啊!”

    苍玄沉声道:“他们要这本源之心做什么?我实在想不通!”

    陈北寒笑道:“这本源之心的作用可多了去了!不过,他们应该是另有目的,就是不知是什么。除此之外,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还想要中土神州的本源之心!”

    苍玄脸色微变,“如果要中土神州的本源之心,玄门以及上界那几个世家会答应?”

    陈北寒摇头一笑,“你啊,想事情还是这么单纯!你试想一下,如果护界盟搞定了这几个势力,那么中土神州,可还有人能够挡得住他们?而只要护界盟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是可以搞定他们的。”

    苍玄脸色沉了下来。

    如陈北寒所言,只要玄门以及万兽山脉还有上界那几个世家不反对,整个中土神州根本没有人能够反抗护界盟!

    苍玄又道:“当下,我们该如何?”

    陈北寒轻声道:“让他们都准备好,一旦本源之心出现,就算抢不到,也要毁掉,不让其落入护界盟手中!”

    苍玄微微点头,似是想到什么,他犹豫了下,然后又问,“师兄,有句话不知该问不该问!”

    陈北寒笑道:“那就莫问了!”

    苍玄沉声道:“还是要问,不然,这心里不舒坦!师兄,如果我没猜错,叶玄进入我苍剑宗时,你应该就已经发现了他真实身份,但是你却没揭穿他,并且,还以全宗之力力保他,与护界盟为敌.......”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陈北寒,没有在说了。

    陈北寒笑道:“你是想说,我有别的目的?”

    苍玄点头。

    陈北寒轻声道:“我是有目的!”

    苍玄看向陈北寒,陈北寒笑道:“第一,我们与护界盟,终究是有一战的!避免不了的!师父是怎么死的,你应该很清楚!”

    师父!

    闻言,苍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因为他们七位剑仙的师父,是被当年护界盟设下埋伏,围攻致死的,不过,护界盟从未承认过!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是护界盟做的!

    陈北寒轻声道:“当年,大师兄就要带着宗门上下与护界盟拼命,是我阻止了他.......”

    说到这,他摇头一笑,“为了此事,大师兄至今不能释怀!还有小师妹,至那之后,她不再插手宗门任何事情,每天就将自己关在云剑殿......还有顾师妹,守着师父尸体到现在......”

    苍玄低声一叹,“说实话,当年我也埋怨过你!不过,这些年也想通了!当初我们都不过是剑皇,若是跟着大师兄去,我们苍剑宗怕是要灭绝了!”

    陈北寒微微摇头,“其实,我又何尝不恨自己?师父领养了我们几师兄妹,特别是我,犹记当年,我不过是路边一乞儿,是师父将我带回苍剑宗,让我修剑,让我吃饱穿暖.......而当年师父惨死,我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

    说着,他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

    苍玄也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眼中,已变得冰冷。

    片刻后,陈北寒摇头一笑,“不管如何,曾经的种种恩怨,也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

    说到这,他看向苍玄,笑道:“还未回答你问题!我之所以收那叶玄,倒确实是有些私心,因为此人颇为神秘,特别是他背后那位神秘女子,此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大剑仙?”苍玄问。

    陈北寒摇头,“如果只是大剑仙,护界盟绝对不会如此忌惮!想来,应该是超越大剑仙.......”

    闻言,苍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超越大剑仙!

    这种人,青苍界可是少有的!历史以来都少有的!

    陈北寒又道:“我的私心就是,既然他的敌人也是护界盟,那就变相的与他结盟,希望到时他身后的神秘女子能够出手......不过,接触下来,我却发现,此人心性不错,重情重义,也是一个好苗子,所以,我是真心希望他是真心入我苍剑宗的!”

    苍玄微微点头,“此人确实不错,就是性格有些暴躁,受不得气!”

    陈北寒哈哈一笑,“当年祖师若是受得了气,也就不会一剑斩了护界盟陆尊主了!如果不出那一剑,我们苍剑宗与护界盟也就不会有如今的你死我活了。不过,不出那一剑,我们苍剑宗一辈子可是都要低声下气了。”

    苍玄摇头一笑,“也是!管他脾气暴躁不暴躁,有本事就行!”

    陈北寒微微点头,“本源之心若是出现,你就让那小子不要参与此事了。最好是让他隐藏起来,若是胜,自然好,若是败,我们总得为苍剑宗留些香火才行啊!”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PS:弱弱的问一句,有多少读者是从剑域跟过来的?还是说,现在大多数读者都是新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