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 5.4 灵娲神启(三)
    “叮叮咚叮叮叮。”

    花精灵的声音如泉水般悦耳,她们彼此沟通着,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三人两兽。

    中间的一个翅膀稍大,腰间围着紫色花瓣的精灵,飞到他们面前,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而后,剩下的那些精灵争先恐后地飞到几人面前,把他们往前推去。

    在花海里蜿蜒曲折地前进了一会,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花巢。远远看去,整个花巢的格局如蜂巢一般:里面用花瓣搭建的一个个小窟,每个里面都住着一位花精灵,刚才带头的精灵扯着细嫩的嗓子喊了一声,巢里嗡的一下又飞出数十只精灵,围着众人上下飞舞,好不热闹。

    “哇——你们好漂亮哦!”柯振石笑嘻嘻地伸出手去,却一个花精灵都没有碰。

    花精灵们飞完又落了回去,可紧接着,又一群手里抓着金、青、蓝、红、棕五色花瓣的精灵飞了出来。他们五五成组,各选出五片颜色相同的花瓣放到众人面前,搭成了五个小台子,这小台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上面还沾着滴滴的露珠。

    大家被这一番操作弄得眼花缭乱,后方却又飞来了五只花精灵,小小的胳膊上提着花瓣拼成的小花篮,花篮里装满了色泽通透,泛着五色灵光的琼浆。

    凤皇戴扑啦啦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双眼看着那琼浆直直地放光。

    柯振石口水直流,“这是……蜂蜜?”

    小花篮平放到三人两兽的面前,花香虽然浓烈,但却并不刺鼻。芮艿深吸了口气,似有怡人的香珠在鼻腔中爆炸开来,她一脸幸福地叹道,“好香啊,这就是刚才的花香。”

    柯振石使劲地吸着面前小花篮里的琼浆,竟然有种晕乎乎的、快要晕过去的感觉,整个人也极端地亢奋起来,狂热地看着小花篮,仿佛这就是世上最美妙的东西,不顾形象地抓起小花篮往嘴里倒。

    芮艿皱眉看着柯振石,她也觉得有点晕乎乎的,出于本能的反应,心中泛起了些许疑虑,心想,花精灵们都这么好客嘛?这些东西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但转念一想,其实自己不该怀疑灵娲大神的使者的。

    想到这里,她微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自己太过小心谨慎,便轻轻地捏起小花篮,小口地喝着花浆。

    三人两兽把花浆喝完后,只觉浓烈的花香在腹中仿佛压抑不住,不断地打着嗝,沁人心脾的芳香从嘴中溢出。

    紫色花精灵看到他们的模样,嬉笑着带着他们,来到一棵数十丈高的大树面前,对着大树嘀咕了几句,那树像人一样晃了晃身子,紫色花精灵身后飞出五个精灵,从树上摘了五个金色果子,费力地捧到众人手中。

    柯振石咬了一口咂嘴道,“这味道像梨,不过倒是比梨好吃多了。”

    “嗯,挺好吃,跟吃雪似的,入口就化成水了。”狄清川附和道。

    狐桑很快就把手里的果子吃完了,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见凤皇在那用红橙橙的长嘴一口一口地啄,便悄悄地溜到凤皇后面,手臂一伸,拿起果子就啃了起来。凤皇顿时炸毛,用长嘴啄着狐桑,狐桑赶紧转头绕着大树就跑,一边跑一边把果子往嘴里塞。

    那边的紫色精灵看着这滑稽的场面,不禁轻轻地笑了起来。他飞到树上,伸手摘了一个更大的果子毕恭毕敬地捧到凤皇面前。凤皇这才停下来,得意地看着狐桑,慢悠悠地吃着。

    大家吃完喝完,花精灵领着他们穿过密林,来到了一片巨大的湖泊边,湖泊上云蒸雾绕,而湖岸边的水面却是一派清明,没有丝毫的涟漪,不禁让众人想起了那恼人的凝河之界。

    紫色花精灵扇着翅膀,纤细的手臂轻轻地挥了一下,紫色光华跃然而出。顿时,湖面云雾涌动,一条由无数青翠欲滴的莲叶铺成的道路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顺势而望,莲路的尽头,五个巨大的睡莲漂浮在水中,一字排开。

    一片片莲叶紧挨着水面铺开,花精灵当先飞了过去。少年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狐桑思索了下,率先跳到第一片荷叶上。少年们刚要伸手去拉,却发现除了荡漾的一圈圈水纹,那硕大的莲叶竟是丝毫无损。

    见此情景,芮艿也试探着伸出一只脚踩在叶子上,随后慢慢地站直,见安然无恙,便跟在狐桑身后顺着莲叶铺就的路前行。柯振石和狄清川也连蹦带跳的跟了上来。

    花精灵飞在水面上空,带着几人来到睡莲旁,每朵睡莲的直径约有一丈,莲花中间也不是突兀的莲蕊,而是一块很是柔软的金黄色,一股莲花的清香在周边环绕,看上去很是舒服。

    “叮叮叮咚叮叮。”紫色花精灵手舞足蹈说了一番话,随后便翅膀轻扇,留给众人一道纤细可爱的背影,飞走了。

    “这是啥意思?”柯振石一头雾水,“招待完就给我们搁着啦?”

    “傻吧你!”狐桑瘫软在莲叶上,懒洋洋道,“这是苾芬园住宿的地方呗。”

    “你确定?”芮艿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我猜的。”狐桑看了芮艿一眼,笑嘻嘻地道,“你看这大花中间这么柔软,可比咱们那干草堆舒服多了。”

    一群家伙四仰八叉地在莲叶上小憩了一会,觉得还是去岛上看看情况,便又顺着莲路走出了湖面。一回头,却见那莲叶路在他们走远后,湖上的云雾又将那路封锁住了,仿若不存在一般。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在花精灵的招待下,几乎玩遍了整个苾芬园。这真是个奇妙之地:有叶子可以随心合并的睡莲,有夜间散发着梦幻光彩的奇花,有内部仿佛现实世界的怪树,也有闻一下就能让心愿满足的幻草。

    这些天来的醉生梦死,几乎让他们忘却了来到苾芬园的目的,仿佛这里就是天堂,没有任何事情值得牵绊。

    月华大亮,这是芮艿有生之年中见过最圆、最亮的月亮。

    云雾缭绕的湖泊上,五朵巨大的莲花花瓣闭合,像五个小屋漂浮在水面。其中一个花瓣里,芮艿正沉睡其中,她的嘴角挂着浅笑,仿佛梦里正发生着什么美妙的事情。

    突然,她的意识仿佛波动了一下,嘴角的笑意开始慢慢变淡。

    此时芮艿感到自己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做,但她一时忘记了。她拼命地去回忆,可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包裹着她的意识,让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她努力挣扎着试图冲破那束缚;似乎是意识太过强烈,终于,一丝清明将她从浑噩之中拽了出来。

    黑寂之中,芮艿猛地睁开了眼睛。

    “噗。”

    花瓣轻轻地展开,一个小心翼翼的身影走出了莲叶铺就的路,离开水面来到了地上,随后睡莲的花瓣又合了起来。

    芮艿悄悄地看着光芒朦胧的周围,轻轻呼了一口气,好像冥冥之中有人牵引着似的,下意识向着一个地方前行。

    经过这些天的探查,她知道花精灵在深夜里都会回巢休息,黎明时分则飞出几个前来守候,等他们醒了就立刻带他们四处游玩。

    芮艿每每想到自己前来苾芬园的目的就一阵疑惑。

    是的,她好像忘记自己来的目的了。

    可是,就在今晚,她在梦里做到自己化为了一个花精灵,永远地留在了苾芬园,她本能地拒绝了,她觉得自己有别的事情,但她忘了。

    在梦里,她也曾试着和狄清川他们提起,但他们说自己辛苦地来到苾芬园就是为了留在这里,回归灵娲大神的怀抱,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顺着记忆中来时的路,芮艿来到了整片花园中心的区域,听狐桑说苾芬园是按照地理位置划分的,整个区域可分为东、西、南、北、中五个区域,不同区域分布着世界上不同种类的植物。

    其实之前芮艿就很好奇:这苾芬园的中心区域到底种植着什么?

    但花精灵一直绕着中心区域转,就是不带他们去那里观赏,这让芮艿心中的好奇逐渐变成了疑惑。

    “是灵娲大神吗?”芮艿心中暗道,“希望能见到她,她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

    她悄悄地来到苾芬园的中心区域。前方是用各种七色花组成的花墙,密密麻麻数不胜数的花瓣不留一丝死角地把中心区域围拢。穿过两边排列成行的参天古木,来到中心这块稍显空旷的花海前,伸手去拨开花瓣。

    “哗!”

    亮到了极致的七彩光芒照亮了整片空间,让一直身在黑暗中的芮艿立刻闭上了双眼。

    待感到那光亮不再刺眼,芮艿才慢慢地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她发现自己早已不在原来的地方,周边古树和七色花全都消失,此时,自己站在一个茫茫的散发柔和光亮的空间中,分不清天与地,仿佛处在鸿蒙虚空之中。

    她定了定神,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前方伫立着一个散发着七彩灵光的身影。这身影似近在咫尺,又好像远在天边。

    芮艿望着那身影,恍惚间,似有悲天悯地之情从心中涌出,她不禁试探着问道,“您是灵娲大神吗?”

    那人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伫立在那里,但芮艿不知为何,此时心里却十分肯定:那就是灵娲大神。

    芮艿不知道怎么定义她,是人?是动物?也可能是植物。那身影就好似超脱了她的认知。

    见灵娲不说话,芮艿就自顾自地把她和柯振石、狄清川从桃坞村栖凤山以来的一系列事情讲与她听。直到她絮絮叨叨地讲完了,那人影依然无声。

    见此,芮艿有些无奈也有些丧气,正又想开口时,整片空间中的光却动了起来。

    芮艿一惊,连忙抬头看去,忽见远方出现了八个银色的大字:方外之人,回归之路。

    看到这行字,她的心脏疯狂地跳了起来。

    这行字消失之后,又缓缓浮出了六个大字:光照、火烧、绿湖。

    字体存在了许久,而后随着一阵波动,光芒渐渐变淡,便消失不见了。

    芮艿嘴里喃喃地念着这三个词,脑袋飞速旋转,可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其中的关系,于是出声问道,“灵娲大神,这光照、火烧、绿湖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怎么才能做到呢?”

    人影依然无声,只是蒙蒙的空间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散发五彩光芒的果实,灵光在果实中旋转闪烁,使得整个果子通体宛如琉璃一般。

    芮艿不由自主地伸开双手,果子慢慢飘落到她的手心,光芒变淡,成了一个普通的五色果子。

    只是在这果子落到手心的瞬间,她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

    “丹木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