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都市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60、一条腿上两知了
    第二天一大早,窦窦就自个儿起床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布灵布灵地跑到李想的房间,一瞅!哥哥在,妹妹肿么也在!

    见到妹妹比自己还早,小家伙有些吃醋,呼哧呼哧爬上床,爬到李想身上,趴在上面继续呼噜噜。

    身上趴着这么个东西,李想立刻就醒来了。

    “嗬嗬嗬嗬~睡觉觉~”窦窦见自己被发现,咧嘴傻笑,四肢摊开,紧紧地贴在李想身上,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别想把窦窦赶下去,窦窦要在这里睡觉觉!

    “你下去睡好不好?”李想打商量。

    “嘻嘻,不好。哥哥,窦窦爱你哟。”李窦窦小朋友卖个萌,打算赖着不走。

    李想捉住她,改为靠在床头,让这个小肉丸子继续赖身上,他拿出手机上网。时间还很早,早晨6点钟。

    大概半个小时后,师师哼哧哼哧地醒来了,支起小身子,瞅着哥哥怀里的姐姐,坐在床上,睡眼朦胧地发呆,一脸的呆萌。

    “师师就不睡了吗?”李想问她,见她样子可爱,揪揪她的小脸蛋。

    师师依旧是懵懵的,好半晌才摇摇小脑袋。

    李想这时候已经听到客厅传来脚步声,是外公外婆起床了,于是把趴在他怀里呼呼大睡的李窦窦小朋友直接拎起来,睡梦中的处长立刻醒了,美梦被打断,气的她张牙舞爪,但是奈何不是哥哥的对手,被小猪似的抱着出了房间,师师小人儿歪歪扭扭地跟在身后。

    外公正在做早餐,外婆则接过了李想怀里的窦窦,带她去房间梳头发。

    “师师,我们一起刷牙好不好?”李想牵着走路走不稳的师师来到卫生间。

    “O。”小朋友虽然醒了,但是还懵圈中。

    李想给她挤好牙膏,递给她。小家伙乖乖地站在一面专门给她和窦窦准备的小镜子前,晕晕乎乎地把卡通小牙刷塞进小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可爱萌萌哒的小人儿,头发乱乱的,因为频打哈欠,眼中有泪水,小脸蛋上有个印痕。

    师师再昂起小脑袋瞅瞅哥哥。哥哥也在刷牙,便学着他的样子,慢吞吞地刷起小乳牙。

    李想刷完了牙,洗完了脸,师师还在呀擦呀擦刷牙。

    “师师还没有刷好牙吗?”李想问她。

    小家伙吧刷牙拿出来,嘟嘟小嘴巴,模糊不清地说:“泡泡真多吖。”

    “可以了,把泡泡吐出来,用水漱口。”

    这时候窦窦出现了,这个小家伙是一边大笑一边跑来的。她已经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化身嗡嗡嗡的小蜜蜂啦。

    “刷牙刷牙,窦窦你和妹妹一起刷牙。”李想把她的小牙刷也准备好,递给小朋友。为了防止她溜掉,把小人儿拎到镜子前,和师师并排站好。

    师师一见姐姐也在刷牙,本来准备漱口的,这下不做了,就这么站在原地,侧头瞅着姐姐也在呀擦呀擦,很快嘴里冒出一大堆泡泡,然后两个小朋友站在一起,笑嘻嘻地比嘴里的泡泡谁更多,比了还不过瘾,还相互亲亲,把泡泡亲到各自的小脸蛋上。

    外婆说:“快点把泡泡吐掉,漱口。”

    窦窦小朋友胆大包天,跳起来要亲外婆,要把泡泡亲到外婆的脸上。

    李想这时候选择沉默,淡化自己的存在,不然他也要遭殃,但还是被窦窦发现了。这个长大了想进国务院工作的处长没有亲到外婆,就把主意打到了李想身上。

    “哥哥哥哥,你蹲下来。”

    “干嘛?”李想更加提防。

    “窦窦有悄悄话说。”

    李窦窦小朋友一本正经地说,只是你当我傻呢??我要是蹲下来,你肯定和师师一边一个,把我脸上亲的满是泡泡,而且!

    “你这个家伙,你把嘴里的泡泡吃下去了?你真恶心啊~咦——”李想嫌疑地说。

    这个家伙想说话,但是满嘴的泡泡让她说不清,于是就把泡泡咽下了几口。

    李想把她拎过来,捏开的她的小嘴巴,给她灌水:“你给漱口!老实点!别动,否则哥哥要发飙的。师师,小李老师,你也快漱口,别跟姐姐学这些,这个是小坏蛋。”

    师师弱弱地说:“……师师不是小坏蛋。”

    李想一愣,好啦,泡泡你也咽下去了,你已经是小坏蛋了。

    就在李想蹲下来捉着李窦窦小朋友漱口时,被这个小泥鳅变的小孩子吧唧吧唧连亲了三下,沾了一脸的泡泡。

    “咯咯咯呵哈哈哈~”得逞了小奸计的窦窦得意万分,终于肯漱口了,这满嘴的武器可以吐掉啦。

    李想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无语,看到一旁的师师呆呆地看着他,满眼的期待,无奈地说:“师师你也想来?来吧来吧,虱子多了我也不怕。”

    师师瞬间眉开眼笑,撅着小屁屁,很淑女地吧唧亲了哥哥一下,旋即摇头晃脑,开心的不得了,也终于肯老老实实漱口了。

    李想站起身,看着镜子中自己脸上的泡泡,又看到外婆在呵呵笑,调侃道:“外婆,小象也亲亲外婆好不好?”

    外公拎着炒菜用的铲子适时出现在李想的视线中。

    李想:“开玩笑开玩笑。”

    外公外婆是南方粤州人,做的早餐是粥、虾饺、叉烧包、豆沙包。

    大家坐在餐厅吃早餐,窦窦和师师的吃相是两个极端。窦窦是大口大口,无肉不欢。师师则是小口小口,但凡有点肉味的,她都不吃,比如虾饺和叉烧包,无论外公外婆怎么劝她尝一尝,她就是不动,看也不看一眼,好在有豆沙包和粥可以吃。

    窦窦边嗷呜嗷呜啃叉烧包吃,边巴拉巴拉说话,讲她昨晚跳了多少舞,那些舞是多么的好看,比电视上大象跳的好看多了。

    嗯,李想选择性听,因为师师都说了,昨晚她们跳的舞和唱的歌都是乱七八糟的。

    外婆外公夸奖李想,李想心中得意,提醒这个家里唯一还没夸他的李窦窦小朋友:“处长,你说哥哥很厉害吧。”

    窦窦用勺子挖粥吃,吃的两边嘴角沾了粥印,毫不犹豫地摇头:“大象不厉害。”

    “嗯????”李想瞪着她,在这种公共场合下,真是不给哥哥面子。

    “嘻嘻,窦窦比大象厉害,一万倍~”

    “嘁——”李想表示不屑。

    李窦窦小朋友见不得他这种嫌弃的表情,立刻扬言要比一比。

    “不是哥哥看不起你哦,跳舞什么的就先不说了,你有本事先唱支好听的歌来呀,最低要求,别走音就烧香拜佛了。”

    李窦窦立刻从椅子上蹭下来,钻到了桌子底下。

    “喂喂,你干嘛,害怕了说句对不起哥哥万岁就行,不用下跪吧。”

    “小象!”外婆提醒李想这样说妹妹不好。

    李想:“呵呵呵呵~”

    这时候,桌子底下传来咿呀咿呀~唧唧唧的声音。

    李想和外婆外公纷纷把自己坐的椅子挪开,六只眼睛好奇万分地往下瞅,只见李窦窦小朋友双手双脚抱着桌子腿,整个人盘在上面,咿呀咿呀和唧唧唧的声音就是她发出的。

    “小朋友,你这是在干嘛?”李想一头雾水。

    作为时时刻刻和她在一起的小姐妹,师师看得懂,解释说姐姐是在学知了叫。

    李想+外婆+外公:(╬ ̄皿 ̄)

    “妹妹,你快来芽,知了宝宝一起唱歌芽~”

    知了精李窦窦小朋友招手呼喊她的小姐妹一起来,一条腿上怎么滴也要有两只知了吧。

    都会学知了咿呀咿呀,你说是不是比大象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