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临时侦探之仙魔外道 > 第68章 针锋相对:重现鸡冠庙
    朱能倒在地上,用枪膛里剩下的子弹朝空中的鬼脸射击。

    空中的几十张鬼脸嘶吼着,咆哮着向朱能冲来。

    朱能射空了枪中的子弹,已无力还击,他将手枪扔向一边,冲着鬼脸们大喊:“来吧,你们的朱爷爷就在这,有本事就来要我的命,来呀!”

    最后的“来呀!”两个字带着豪壮,带着无奈,带着不甘。

    朱能耳边也被自己的喊声波动着,他忽然觉得自己最后的“来呀”的“呀~~~”音显得特别震撼,特别雄扩,震耳欲聋,好似威虎下山,又如猛龙出水。

    这一声吼,声波激荡,朱能面前的鬼竟然被声音冲击,一个个双耳爆裂,随之一张张脸炸开,脑浆迸裂,变成了一团团血球,如礼花在空中散开,坠落,黑烟随之消失。

    没了脑袋,没了黑烟,周围的身体一个个像散架的人偶,与其说倒下,不如说垮掉。

    朱能只觉莫名其妙,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的一声吼将周围的这些东西都吼死了?

    “不对,那声音不是我的!”朱能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分钟之前差点死掉,之所以现在没死,是因为有人帮他消灭了面前这些可怕的饿鬼。

    朱能猛然回头,只见黑暗中,一双粗壮的大腿站在自己身后,他急忙抬头看,行天光着膀子,胸前瞪着的两只大眼睛隐隐发光,感觉能把一切阴暗看穿;肚子上的嘴巴大张,刚才的吼声就是从这里发出的,朱能这才发现,此时

    行天两只胳膊下夹着两个人,正是走散了的两个警察。

    朱能忍着身上的伤痛爬起来,用嘶哑的嗓子说:“谢谢你,行天,你又救了我一命。”

    “没事,我们也遇到了同样的袭击。”行天说着将两个警察放下,两个警察站在地上喘着气,这一路上,他们呆在行天腋下,并不好受。

    老警察喘着气对朱能说:“我们也全靠行天才活下来,否则……”

    朱能缓了缓,弯腰捡起手枪问:“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行天对朱能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都是死人,完全没了魂魄,受人操控,把他们变成了脸鬼,开始的那个女的就是个死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朱能有些生气:“啥?你看出来怎么不说,我们差点被他害死!”

    “可是当时她并没有伤害我们!死人并不一定是坏人,我为什么要说?”行天摊开双手说。

    对于行天的解释,朱能和两个警察竟然无言以对。

    朱能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们还是得找到鸡冠庙。”

    “不用找了,我们现在就在鸡冠庙里。”行天用手指了指地面说。

    行天刚说完,只见周围的迷雾散尽,一座房屋显现,房屋破烂不堪,房梁上全是断了的绳索,地上躺满了死人,这些人脖子上都拴着绳子,好像是房梁上掉落的吊死鬼。

    朱能和两个警察都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进了这个庙,他们用手里的灯光查看着屋里的情况,发现这是一座不大的独庙,朱能用灯光观察着四周,发现不远处的,房屋门口一左一右,正是那个叫木木的女子和她男朋友,从尸体看死了没多久。

    这时,朱能等人听到了屋顶传来了一阵呻吟声,几人将灯光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房梁上挂着两个人,走进才看清,原来是被脸鬼拖走的两个警察。

    朱能心中庆幸说道:“感谢老天爷,他们没死,赶快,把他们弄下来!”

    在行天的帮助下,两个警察很快被从房梁上救下,他们受伤都比较重,全身多处被咬伤,还有撞伤和扭伤,已经没办法行动了,还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由于手机没有信号,一时间无法联系外界,朱能只能给他们做了初步的止血处理,让他们躺在一个角落休息。

    “看来让楚一说中了,这鸡冠庙里,的确有事,可这和失踪的白小熙有什么关系呢?”朱能忽然自言自语起来。

    没想到行天忽然接话:“可能是因为那个人!”行天边说边指向庙里最深的黑暗中。

    “什么?这里还有人?”

    听到行天的话朱能吓了一跳,赶忙拿起一只步枪对准了行天所指的方向。

    行天淡定的说:“他一直就在那里!”

    朱能很生气:“你个没脑袋的,干嘛不早说!”

    行天有些不满:“你又没问我,况且他又没伤害我们!”

    朱能很无语,端着枪对年轻警察说:“守好他俩,我们过去看看!”

    封都第一医院。

    地下三层的太平间,尸体储藏室里,楚一坐在地上,被几具尸体牢牢绑住,无法动弹,胡胡噜也躲到了门外不敢进来。

    虽然烙阵已经被楚一破了,但此时的白小熙依然飘在水泥床台上,双手手腕流出的血液依然持续不断的注入到左右床台边的两个香炉中。

    楚一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心想:“在这样下去,白小熙体内的血很快就会流干的,我该怎么办!”

    “你到底是谁?”楚一忽然对对方发问。

    白小熙用童声和成年男人的双重声音回答楚一:“真是悲哀,你还没有认出我,当年我大闹白云观的时候,你只有九岁。”

    “什么?你是雷古师兄?”楚一忽然想起了在快递员脑袋里看到的那些画面,心中更加确认对面正是雷古附身在白小熙身上。

    “哈哈,你终于认出我来了,不容易呀!”白小熙带着讽刺说。

    “你究竟想干什么?楚一接着问。

    白小熙忽然沉下脸,恶狠狠的说:“我想干嘛?我告诉你,我要让你们这些以正派自居,一个个道貌岸然,实则鸡鸣狗盗的伪君子知道,离开你们,一样可以成仙!”

    “成仙?你附身白小熙,抽干他的血,就能成仙?”

    “很遗憾的告诉你,是的,我一直在找这小子,在火锅店我以为我认错了,后来你们能抱住小命全靠他,我就知道,他确实是仙,虽然废了些周折,可我还是成了!”白小熙得意的说。

    楚一这才想起:“对,火锅店看到的那个戴帽子的男人就是雷古,我们被饿鬼攻击毫无还手之力,他以为白小熙只是普通人,所以中途他离开了,可后来我们活下来了,所以他确认白小熙是仙,这么说……他并不知道胡胡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