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 > 14.你我,就用刀来说话吧
    天空还没亮,枯叶亭外早已清空了,留下了足够大的场地。

    小炉鼎赶到时,圣门聚集在这里的弟子已经很多了,平日里看不到的师兄师姐,居然都汇聚在这里,好像是期盼着着这一场圣门的大战。

    气氛有些古怪。

    宁梦真觉得这群师兄师姐似乎都是来看圣子出丑,或者直接被斩杀的。

    这也难怪,之前圣子碾压过太多人,无论年轻一代,甚至上一代的都被他虐过。

    这群人赶到这里,与其说是准备看决战,不如说是为了满足自己心底的暗爽。

    为了看一个陨落的天才。

    看一个曾经爬到巅峰的圣子,彻底坠崖,然后或是一蹶不振,或是直接粉身碎骨。

    宁梦真想了想,又赶回去,拿了一个小药箱。

    箱子里放着止血丹,补元膏,回气丹,还有酒精、绷带,以及一枚她珍藏着的玉露丸。

    到时候如果他受伤了,被打的奄奄一息,自己还能去救他。

    如果...

    他真的被打伤了,无法再恢复了,其实也好。

    这样他就不会像如今这般高不可攀。

    自己也不需要做炉鼎了,带他回听潮剑宗,然后成婚,生几个孩子。

    失忆后的圣子与原本的圣子,面庞不断在她脑海里交叠,形成了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冲击。

    宁梦真脸一红,甩开自己的胡思乱想,抓紧了手上收拾小药箱的动作。

    当她再赶回来时,看了看场面,不禁愣住了。

    除却天王长老,另外两位在闭关的智慧长老,圣心长老居然都出了关。

    三位圣门执事长老一起出现,来此观战,可见很是重视这一战。

    天王长老依然是鹰钩鼻,目光深沉,双手指节宽大,藏在豆绿长袖里。

    智慧长老一身绿袍,眼神里充满了优越感,看谁都是傻逼,唇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弧度。

    圣心长老穿着雪白长衣,面容圣洁,令人觉得她在怜悯着看到的一切,对人类充满了博爱。

    长老们,果然各有特色。

    宁梦真寻到一个靠前的站点,然后开始等待。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云心阁的方向。

    此时,天已成灰。

    在碧空山山巅俯瞰四周,群山像是即将苏醒的野兽。

    黑暗,已经不再纯粹,光明,即将点燃天空与大地。

    一切都处于静与动的临界点。

    铿!

    震响忽起。

    枯叶亭里坐了三月的庞惊已经站了起来,一拍刀匣,抓着双面黑虎吞的屠王刀,一步踏出,身形就已经纵跃到数丈开外,双手拄刀而立。

    而第一缕金光,终于贴着湖面炸起。

    一名穿着玄衣的少年,黑发张扬,背刀,踩踏着孤舟,从远方而来。

    长风烈烈。

    他如来赴宴。

    周围纵使有许多人,庞惊和夏极的眼里都只有彼此存在。

    这是夏极第一次看到庞惊,也是庞惊第一次看到拥有陌生刀意的圣子。

    时间彷如凝滞。

    那孤舟划破了水中的长天,啪一声轻轻抵了岸边。

    夏极不慌不忙地下了船,往前走了三步。

    三步的距离,刚刚好。

    这是两名刀客领域的分界线。

    强者,就如猛兽,都有着各自的领域,谁敢闯入,谁就需要承受怒火。

    庞惊手一抬,屠王刀也不出鞘,只是遥遥指着对面的玄衣少年,沉声道:“寻到此刀后,我便一直未曾出刀。天下之大,年轻一辈于我眼里,都不过是碌碌无为的庸人,败他们只需刀鞘足以。

    此刀名屠王,你是我心里的王,杀不了你,我登不了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夏极从背后缓缓取下阔背刀,淡淡道:“我这刀叫百战为王,三天前刚刚拿到,从前他能败你,今日我也能。”

    “他?”

    庞惊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你刀意陌生,和从前的他完全不同,你自然是新的你。”

    神色一转,这身高九尺、体态如熊的少年又问:“你远道而来,需要再休息休息吗?”

    他怕对手的精神气不好,无法发挥出自己的最强力量。

    夏极温和道:“你在枯叶亭里静坐三月等我,手足有没有僵?需不需要要再活动活动筋骨?”

    两人竟然针锋相对。

    而一时间,空气已经凝滞了下来。

    第一缕、第二缕、第三缕...无数缕金光已经点燃了这个世界。

    两人忽然间同时默契地跑了起来,如同两道藏着獠牙的猛兽。

    而在距离尚有十丈之处,两人同时开始拔刀。

    庞惊刀拔一寸,刀身发出令刃胆寒的璀璨。

    夏极不曾拔刀。

    手掌翻覆之间,连着刀鞘的阔背刀已被举起。

    他蓦然定下,疯狂汹涌的气流,使得他衣物、头发无不在动,像是岛屿立在海啸之中。

    今日,就是为这场约战画上句号的时候了。

    “庞惊!”

    刀光已临,庞惊的刀光带着无匹的霸气,蕴藏着斩断一切的可能。

    他刀出一寸,就可以惊跑六名精英弟子。

    但,这又如何?

    夏极没有拔刀,他连着整个刀鞘凌空斩落。

    刀影对刀影。

    一波波霸道的震荡波纹散开,刺耳的如沉闷的滚滚的雷。

    轰!

    百战刀的刀鞘瞬间全碎,被刀气撕扯成了数百碎片。

    哧...

    两道寒光瞬间纠缠在了一起,刀刃与刀刃一拖而过,带起一串儿刺耳杂音、刺目火光。

    无论夏极还是庞惊,斩法都是大开大合,无论百战刀或是屠王刀,都是刀中长兵,两人豪迈无比地对砍对杀。

    一步一砍,每一砍都糅杂着无铸的力道,掀起狂风。

    速度反而不重要了。

    两人竟如同散步一般,分分合合,交手频率偏偏又极快。

    这种违和的冲击感,让未曾浸淫到刀意的弟子,生出难受的感觉。

    嘭。

    两人再拼一刀,心有灵犀的同时分开。

    又同时单手握住了刀。

    屠王刀长六尺,百战刀长四尺,可刀镡之上长度却是一致。

    庞惊眼中燃烧着战意和兴奋:“我还是不敢置信,你竟从过去妖刀的路子,走到了现在霸刀的刀意,这让我感到血液都沸腾起来了,这才是真正武者之间的决斗。”

    夏极静默不语,任由晨曦的风掠过刀身,掠过他的手臂。

    庞惊继续道:“开始我还担心这不会是一场很好的对决,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人莫名其妙。

    然后笑容止,他声沉如钟:“你比过去更完美了,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来吧,圣子,政客博弈,商贾论财,酒鬼品酒,文人雅士,舞文弄墨。你我,就用刀来说话吧!”

    “来啊!圣子!”

    他嘶吼着喊了一声,全身的汗水一瞬间全部化作了蒸汽,如是白蛇氤氲,这是体内真气高速流转的体现。

    众弟子一声惊叹,刚刚两人竟未曾动用内力对决?

    这...也太夸张了吧?

    夏极感受着刚刚的对战。

    刀意真是很玄的东西,一人练譬如闭门造车。

    而只有寻到了一个对手,才能在这种近乎于“论道”的过程里,飞快进步。

    庞惊的刀意与他看似类似,都是霸道的路子,这真是最好的对战之人。

    两人莆一动手,竟然都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虽然是普通的穿越众,但融合了一丝混沌道痕,又怎么会普通?

    手臂浮现出燃烧的黑色。

    这是黑铁之身。

    一足踏地。

    两道雄浑的气势,一者在东,一者在西,在黎明炸亮天地的这刹那,两把刀,灌满了燃烧的真气,携带着来者的刀意,再次凌空对击在同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