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都市小说 > 神魔孤儿院 > 第七十二章 孤儿院有古怪
    “嗷呜,嗷呜呜……”啸天犬见主人把目光挪到自己的爪子上,对着空气刨了几下爪子,一翻身又趴了回来。

    它规规矩矩的蹲在地上,乖巧的缩了缩爪子,把四只爪子全部藏在身底下,连个指甲尖都不露出来。

    讨好的摇摆着尾巴。

    它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爪子的。

    然后,它扭过头,“汪汪!汪汪!”冲着扑天雕就是一通狂哮。那语气中的愤懑,不用听懂狗语,也能听的出来。

    杨戬:“……”

    呵呵!他到底养了两只怎样的宠物?这只看上去傻乎乎的蠢鸟,如果切开来,肚子里一定比墨水还黑!

    “主人,啸天犬说家里的东西太差了,配不上您高贵的身份,它帮您处理了一下,您不用太感谢它……嘎!”

    凤头鹦鹉摊开翅膀,一脸无辜。

    “汪汪!汪汪!!!”啸天犬弓起身子,浑身的毛都炸了开来,眼珠子瞪的铜铃大,恶狠狠的瞄准扑天雕。

    狗生已如此艰难。

    臭鸟,不要太过分啊……

    咬死你!!!

    “呱呱!主人没有发话,不准离开沙发!蠢狗!你再不听话,今天晚上就吃狗肉火锅!”扑天雕洋洋得意。

    杨戬:“……”

    忽然有点纠结——今天晚上到底是先吃狗肉火锅,还是先喝鹦鹉汤?要不,他稍微累一点,两道菜一起做了吧!

    免得夜长梦多啊!

    ……

    另一边,苏尚已经回到了学校。从杨继安的公司出来时,他还一肚子愤愤不平,不甘心自己这么吃瘪。

    可是,等坐到了火车上,逐渐的冷静下来之后,他就察觉出不对劲了。

    他的情绪,似乎被什么影响了。他平时绝对没有这么蠢的,但是站在杨继安面前,智商就像被清空了。

    那时候,有点像喝醉酒的状态,醉鬼总会做出许多幼稚的事情。会哭,会跳舞,会推凳子跑来跑去等等……

    等酒醒之后,又会感到难以置信。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

    他怎么会跳海草舞呢?

    不可能啊!

    他根本没有跳过,还跳的那么妖娆!

    罗田的办公室。

    “会长,那个叫杨继安的被监视对象,我今天去接触了一下,感觉……”苏尚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怎么回事?遇到麻烦了?”罗田把手中的资料放下,抬头看向了苏尚。

    “他能够看破我的隐身……而且,我觉得他有迷惑心智的能力。我在他的面前,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他能迷惑心智?连你都反抗不了?”罗田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他打算加入我们组织吗?品性如何?”

    不论品性如何,这迷惑心智的能力……

    不得不防!

    苏尚摇了摇头:“他对我们组织没兴趣,对修炼也没兴趣。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教授在看小学生一样。”

    苏尚想了想,又道:“而且,他就在W市的临市。我怀疑,上次浇灭森林大火的那场雨,与他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那场雨……应该不是。”罗田摇了摇头,显然不愿意相信。

    “会长,我觉得您还是应该去一趟,亲自和他接触一下。这个人,很古怪……”苏尚想起自己的遭遇,心底隐隐的有些不安。

    “我最近会抽空去一趟,不过,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罗田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苏尚:“你还记得牛一线吗?华冰查到了他的去向,他进了一家孤儿院。那家孤儿院有古怪。”

    九天孤儿院?

    这是什么破名字?!

    苏尚飞快的接过资料,一目十行的扫过去,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他现在才想起来,那个失踪的流浪老人,还有那个流浪儿童牛一线,竟然都和杨继安在一个城市里。

    这么巧?

    这么多觉醒者,都在同一个城市?

    这座城市有什么古怪?那家孤儿院又有什么古怪?还有,杨继安之前遇到的、能听懂狗语的一男一女,又是什么身份?

    “原本是要调查失踪的觉醒者。华冰靠着家里的背景,查到了牛一线的踪迹。可是,查到九天孤儿院之后,又有一些意外的收获。”罗田揉着太阳穴,继续说道:

    “有两个人贩子,跑到九天孤儿院偷孩子,结果孩子没有偷到,自己却喊着救命跑了出来。据他们所说,这家孤儿院闹鬼,里面的小朋友全都不正常。”

    “全都不正常?”苏尚心里一惊,“您的意思是,都像牛一线那样吗?”

    罗田点了点头,说道:“华冰已经派了律师去接触人贩子了。我不太放心他,所以让你去跟进一下。”

    “记住,不要打草惊蛇。”罗田郑重强调。

    ……

    九天孤儿院。

    刘一线正在做酸奶水果捞。草莓,香蕉,芒果,火龙果……一堆水果切成小块,然后浇上白色的酸奶。

    一个透明的玻璃碗装着,浓浓的酸奶裹着五颜六色的果粒,用不锈钢的勺子搅拌均匀,每一粒都诱惑着味蕾。

    “这是什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孟婆伸出一只洁白的玉手,指着他手里的玻璃碗,两只眼睛闪闪发光。

    “酸奶水果捞……我不小心炸了土地的胡子,这是给他的补偿。你先吃吧,我再做一碗。”刘一线把碗递了过去。

    “咦,给土地的啊?我正准备找他呢!”孟婆挖出一大勺,塞进自己嘴里,然后眯起眼睛,一脸满足。

    像只吃到鱼的猫。

    “土地老儿,土地老儿,你给我出来!”孟婆剁了跺脚,一双雪白匀称的大长腿,晃动裙摆荡起一道涟漪。

    刘一线只偷偷瞄了一眼,立马面红耳赤,心口砰砰乱跳,慌忙移开了目光。

    “果然不管用啊……要不,你再帮我喊一次试试?”孟婆转过头来,眼睛盯着刘一线,目光中带着探究。

    “啊?”刘一线一脸茫然,“喊什么?喊土地过来吃水果捞吗?”

    他的话音还没落,脚边就冒出来一道青烟,然后钻出了一个雪白的小脑袋。

    “院长,水果捞做好了吗?”土地摸了摸修剪整齐的小胡子,还有些不习惯。

    刘一线:╮(╯▽╰)╭